叶诗文启蒙教练魏巍——帮助孩子们做自己心中的冠军

本报记者李雪颖  “魏教练带队训练非常有激情。叶诗小时候他总说你今天游到几秒我就奖励你一副泳镜,文启巍帮后面的蒙教们计划你都不用游了,但是练魏每次我休息了300米,他就说我看过了,助孩自己你还是心中要继续游。”奥运冠军叶诗文笑着回忆着自己和启蒙教练、叶诗杭州市游泳教练魏巍的文启巍帮故事。训练中的蒙教们魏巍是严厉的,更是练魏懂叶诗文的。从6岁到12岁,助孩自己魏巍带了叶诗文6年,心中如今在巴黎周期,叶诗两人再度携手征战。文启巍帮叶诗文直言:“很熟悉的蒙教们感觉,我们非常默契。”  在不久前落幕的杭州亚运会上,第三次出战亚运会的叶诗文斩获女子200米蛙泳冠军。这枚金牌为叶诗文提升了很多自信,让她直言:“我以前感觉2012年是自己的巅峰,但是我现在觉得,可能还会有下一个巅峰。”  时隔近15年,再带叶诗文,魏巍感慨地告诉记者,“我们现在的状态亦师亦友。她对自己的把控是很到位的,像她这样的运动员非常自律,现在更多的是要鼓励,累的时候要激励她再坚持一下。”  从2001年退役后正式在杭州市少体校当游泳教练以来,魏巍说教练这个职业虽然辛苦,但是在杭州当基层游泳教练没什么困难,各方面保障条件都不错,只要专注、热爱就不会觉得难。采访中他不愿多说带训、选材的辛苦,更多的是分享发掘优秀游泳苗子的故事。“只要你热爱这个行业,就不认为有多困难,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。我也是运动员出身,6岁开始学游泳,14岁进省队,退役后当教练,等于我从6岁开始就没有离开过游泳。”  2002年,魏巍从助理教练升级,开始自己带队员训练,叶诗文是他的第一批学生。魏巍直言自己是个严厉的教练,但也擅长与队员沟通交流,用他的话说是个“看运动员看得准,比较能激发运动员潜力的教练”。就拿叶诗文来说,魏巍在培养过程中花费了不少心思。“叶诗文从小学东西比别的小朋友更快,水感好又有力量,每天的训练特别认真,完成度很高。”魏巍自己是练中长距离自由泳出身,他深知积累比赛能力的重要性。那时候,魏巍经常让叶诗文跟别的组的队员一起比赛,锻炼心理素质,“有时候和水平比她稍高的小朋友比赛,我跟她说只要你比他快,我们整个组的小朋友后面的训练量都减一点,气氛就上来了,这样往往能激发她更大的潜能,从小看得出来她的比赛能力特别强。”  魏巍还带着11岁的叶诗文参加过杭州一项传统赛事横渡钱塘江比赛,从未在江里面游过泳的叶诗文毫不胆怯,获得所在组别的第一名。“当时是在江里面游1.5公里,她第一次游跟玩一样,她爆发力很好,没想到耐力也很好,能看出来她非常有潜力。”  全方位的历练帮助叶诗文一步步走向更高的平台和世界大赛的舞台,成就了如今的“大满贯”。从第一批带出叶诗文,到如今每年的梯队队员六七十人,魏巍很感慨,“要发掘和培养优秀运动员需要运动员、家长、教练三方面同心,要有共同的目标,其中有一个动摇了都不行。”他举例说,那时候叶诗文家住在拱墅区,离训练馆很远,交通也不是很便利,她父亲每天骑电动车准时接送,单程就要40分钟左右,但风雨无阻。  目前魏巍已经输送了13名运动员,除了叶诗文外,还有多名队员获得了全运会、青运会冠军。身处杭州这座游泳运动氛围浓厚的城市,魏巍却有些担心,也感受到身上的压力。“总体来说当下杭州游泳还是略有些青黄不接,年轻队员顶上的太少,特别是女运动员中今年参加杭州亚运会的只有叶诗文一个人。我们的起点很高,培养了那么多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,但现在长期没有培养出高水平运动员,对我们来说有压力。杭州现在规模越做越大,游泳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成绩没有以前好,这些都需要我们去总结。”魏巍还特别提到在打基础的关键阶段不要过早专项化,要注重运动员的长期可持续发展。  “我认为一个运动员只要战胜自己,达到自己的理想目标就够了,做到自己心目中的冠军就可以了。”魏巍希望能帮助更多的孩子达成梦想,“我当教练最大的目标就是带出奥运冠军,早就完成了,但我的工作还没有停止,我还要继续培养和输送更多的高水平运动员,我是比较有信心的。”

托尼·克罗斯